焦点人物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焦点人物

    王潇 · 以形写神 以神达意

    发布:2020-07-22  (浏览 1030 人次)

    微信图片_20180313153953112.jpg

    王潇,1970年生,陕西宜川县人,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陕西国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陕西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中国画学会理事,陕西文艺“百青”人才。陕西省宣传思想文化系统“六个一批”人才。


    幕后  180x200cm  2019年.jpg

    幕后  180cm x 200cm  2019年



    以形写神   以神达意

    ——王潇写意人物画浅析

      文   高佳妮

     受“乡土文学”、“乡土美术”的热潮影响,乡土水墨人物画创作在陕西影响深远且成就突出。继石鲁、刘文西和郭全忠等老一辈画家之后,王潇成为乡土水墨人物画创作的中坚力量。他在广泛吸收现当代艺术精髓的基础上,逐步探索出了以意象造型为主,具有表现主义特点的新一代乡土水墨人物画绘画风格。


    艺术家少年时的生活对的创作影响深远! 生于陕北长于陕北的王潇对陕北农民和乡村生活极为熟稔。农民的质朴、憨厚、良善、苦焦、亲和、知足常乐,常年劳碌的沧桑,刻在脸上风霜,踩在土地上的踏实与满足……在王潇的笔下,乡村和农民以一种鲜活的生命气象呈现出来:老船头上挨挨挤挤渡河谋生的男男女女,套着黄牛在田间劳作耕种的农民,村头小河边洗衣打枣串辣椒的年轻女子与村妇,盛夏坐在树荫下吃西瓜的一家四口,饭后坐在庭院里拉胡琴的祖孙三代,丰收后满载而归笑逐颜开的男女老少,田间地头背秋的老汉和儿子,谷米地里做稻草人赶飞鸟的少年;有吆喝着牛羊赶集的中年男女,打夯抬椽建屋的壮年男子;闲坐庭院织毛衣、做针线活、看娃拉家常的婆媳,茶余饭后听乡村艺人拉二胡唱秦腔,弹三弦,说道情的父老乡亲;大戏开演前,在幕后紧张地化妆、试嗓子的秦腔演员和台下翘首期盼的老人和孩子…………王潇对陕北农民进行文学式叙述和绘画式抒情,在以形写神的同时,更注重乡村生存状态和农民精神内在的表达。他以群像表现的方式真实地再现乡村生活场景,百人百相,姿态万千。常年写生积淀的深厚功底让王潇对宏大场景具有很强的叙事和画面掌控力。即便是几十人的大场面创作,王潇也能驾轻就熟地谋篇布局。《关中古歌》、《老船头》《乡村喜事》《大戏上演前》《幕后》等作品都是二三十人的大场景叙述,他采用特有的圆形结构,在有限的空间里将不同人物的情态描绘得惟妙惟肖,形神兼备,栩栩如生。画面轻松自如,线条流畅!满构图画面纵横开合,纷繁多姿,生动形象!王潇深谙中国文化的写意精神,以形写神,以神达意。他以饱含感情的笔墨描绘陕北父老乡亲的生存状态和热血情长,他以艺术家的敏锐和激情探求陕北农民的生命底色和精神世界。画面生拙朴厚,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王潇将自己的血肉和真挚情感融入绘画中,画出了陕北农民的憨厚和良善,喜悦与忧愁,坚忍和狂放。王潇说:“真情是艺术的前提,笔墨表现性情。”只有对农村饱含感情,切身体会过农民的苦与乐,对乡村生活极为熟悉的人方能画出乡村的魂灵。

    奥地利著名表现主义画家柯克西卡说:“当视像深入人的灵魂,人们就产生某种内在变化,随之而来的就是对视像的感受和期待,同时情感又流入意象,使意象成为灵魂的造型体现。”王潇的人物画突破了视像向意象的表达!他用画笔为陕北农民立传,画出陕北农民憨厚质朴,坚强宽忍,蓬然勃发、生生不息的生命内力,诚挚旷达的生命热度;通过人物形象表现人物内在精神和灵魂深处的呐喊。不管是《老船头》、《工友》中青壮年农民错位站立的纪念碑式结构,还是《乡村喜事》、《关中古歌》中的欢畅狂放、情绪饱满的圆形结构,王潇力图透过人物表面来表现乡村农民勃勃蓬发的生命力和丰富的精神世界。

    在写意精神上,王潇对人物画创作进行独立思考,他一直在探索中国写意人物画的现代文化形态:如何将传承千年的笔墨精神和中国文化特质与当代人物画相融合,从而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和艺术形态。通过多年深入思考和实践,王潇逐渐形成了其独特的人物画语言和图式:他延续了徐悲鸿与蒋兆和的现实主义人物画创作体系,将素描造型融入写意人物画中,来营造他人物画的整体写意性。平和内敛的画面上有着雅静冲淡的书卷气,质朴纯真的东方审美。这种绘画语言是有别于西方写实、张扬外泄的一种高级品味。

    随着中国全面进入工业时代,乡村正在从传统的手工农耕向机械化农耕时代过渡,《春醒》、《待招》、《工友》画出时代变迁引发的乡村生产关系和农民生活方式的变化:大批赋闲的青壮年农民进城务工。却因劳动技能受限,只能做重体力劳动诸如搬运、粉刷、水电、木工这样的重体力工作。年轻人外出打工,老人和小孩留守乡村,乡村各种传统技能和艺术日渐衰败……王潇敏锐地发现了这一变化,并用画笔记录这种变化。在画作中,王潇没有特意借用窑洞、羊肚头巾,陕北大秧歌等元素表现去表达鲜明的地域特色,而使其人物画具有更宽泛的意义——成为时代缩影。在表现乡村农民的生存状态外,倘若王潇的人物画创作能进一步挖掘乡村变迁的深层缘由,以及由这种变迁引发的阵痛和问题。相信到那时,王潇的现代写意人物画将会真正成为乡村变迁的一部史诗。

    艺道寂寞,每一个用生命创作的艺术家都是踽踽独行的追梦人,愿王潇在现代写意人物画领域深耕精进,以求大成。


    待招  192X192cm  2009年.jpg

    待招  192cm x 192cm  2009年


    午饭  145×182cm  2006年.jpg

    午饭   145cm x 182cm  2006年


    渡  145x182cm  2007年.jpg

    渡  145cm x182cm  2007年


    心中有梦想 180x200cm  2019年.jpg

    心中有梦想  180cm x 200cm  2019年


    吉祥母亲  240x125cm  2020年.jpg

    吉祥母亲 240cm x125cm  2020


    林间音符  145x182cm  2020年.jpg

    林间音符  145cm x 182cm  2020


    老船头  151x203cm  2011年.jpg

    老船头  151cm x203cm  2011


    1595399836(1).png

    满载归  248cm x 124cm  2011


    白城  200x200cm  2011年.jpg

    白城  200cm x 200cm  2011年


    厚土  90x125cm  2020年.jpg

    厚土  90cm x 125cm  2020年


    快乐家园  240x125cm  2020年.jpg

    快乐家园  240cm x 125cm  2020


    歇晌  145x182cm  2020年.jpg

    歇晌  145cm x 182cm  2020


    雪原回声  145cm x 182cm  2020


    远去的黄河  105cm x 123cm  2020


    山风  145cm x182cm  2018


    风雨丝路人 196cm x178cm  2016


    祥云  145cm x182cm  2019


    小雪时节  149cm x 206cm  2013 


    渭北赛事  145cm x 182cm  2020 


    装苗   145cm x182cm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