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b1-0
新闻动态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新闻动态

陕西国画院黄河主题中国画作品巡展写生团 《写生与创作的关系》座谈会在绥德枣林坪举行

发布:2020-10-24  (浏览 1741 人次)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312.jpg

 1023日晚,陕西国画院黄河主题中国画作品巡展写生团在陕西绥德县枣林坪镇举行了《写生与创作的关系》座谈会,会议由王潇副院长主持。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711.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331.jpg

参会人员:王潇、乔建业、苗壮、陈亚敏、耿齐、白海鸿、韩勃正、郑伟斌、郭禹池、徐晓荔、张立、陈延军、黄山云、释一尘、艾欣




 王潇副院长:今天主题:写生与创作的关系与我们的写生活动比较接地气,通过座谈交流思想,相互碰撞。

 一,今天就围绕着主题进行,根据切身实践和体会来谈自己的思考。
 二,古今、中外画家在写生方面的差异性。
 三,写生与创作怎么结合,写生在创作中的积极意义。
 总结谈论:
 咱们都是专业美术院校毕业的,接受了一整套系统的学院式教育。西方绘画教学体系让我们开始学习就介入写生,从室内到室外几乎贯穿每个阶段,但大家对写生的理念和方式各有不同。
 一、我的写生不是搜集素材,更不是训练造型,我的写生就是创作,是面对生活捕捉和抒发生命感悟。
 二、写生不在于写“实”,而在于写“活”。
 三、写生面对的现实信息丰富全面,能启发画面表现的最大可能性。
 四、写生面对的是真实的景物人物,零距离、现场感、有激情,对象与我与画面合一。
 五、写生是主观情感的真实流露,随情、随性、随机。
 六、写生是医治绘画迂腐、老套、空洞、概念化的良药。
 七、深刻的生命体验是写生的关键。没有强烈的感受就看不到事物内在丰富性,就会写“死”、就会板滞地照抄对象形貌。没有深刻体验就领略不到对象的生命体征和精神气象。
 
 乔建业副院长:对景写生自李可染、罗铭他们开启之后,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是从生活到艺术的方式。
 到生活中写生,形成创作,有这么几个问题需要注意:
 一,观念问题:必须是中国画,中国画观念,注重线、笔墨。
 二  ,写生对细节和特征的问题理解,细节是偶然的,写生不是找细节而是找特征,特征是概括的,是本质的。
 三,线的表现力的问题:点、线、面,黑、白、灰在画面上的节奏。山水写生,在画面里首先把景物归纳成成点线面。树---竖线, 建筑-----横线山石----曲线。写生是强化了线的形式。并用线来构成画面,把景物归纳到点线面里就脱离了自然真实的像。写生是在寻找景物的线性,发现并概括。所以说1构成的块面 2块面里的线形造型 3线型里的笔墨关系笔墨结构。
 四,长线条画面生命力的表现。画面具有拉动感。线条里的曲和直粗和细,干和湿并存感性和实现并存。
 五, 写生相对状物。能否不状物。西方写实油画一直状物无兴趣了,印象派就产生并启迪了一个新的时代,所以说。远离状物,你就超越了这个时代的人,状物是无想象力,无浪漫。写生太缺少创造力了,状物难以发挥自己的个性。你的创造性在哪里?如何打破常规不走寻常路,打破经验,保留元素改变式样,这是中国山水画写生发展的一个方向。
 
 耿齐:写生与创作的关系,我谈以下几点:
 一,写生与创作互相作用,互相不能替代,写生为创作服务。
 二,写生的目的
 A,记录生活中最生动、最感人的元素。
 B,锻炼、归纳、取舍的能力。
 C,随着深入,需要溶入作者的审美情趣、笔墨语言。提倡“千人千面”,不能“千人一面”。
三,我写生追求写生的创作化,创作中的写生元素,相互作用。
 
 韩勃正:先说写生的生
 一、写生不是为写生而写写生的,写生是画画,不是画人不是画树。
 二、是 写生在生活中画画,画心中的画、是在生活中找美、找对美的认识和理解、找不与他同的观察角度、找只属于自己的眼睛。同时也是在现实生活中找生活的意义、美的本质。
 所以说写生是写生活、写鲜活的生命体验、写自己的审美价值观。
 再说写:
 一、写即形式、即方法。书法用笔是用笔的一种,也是写的一种,不是写的全部。笔法一直发展,如果以某种或几种用笔作为标准或者套路的话,这只会让艺术死亡。就如别人的话是说不出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
 二、方法和形式是为目的服务的,不为目的服务的方法是不正确的、没有目的的方式方法也是无意义的。
 写和生合而为一,写为了生、写要有生、得是鲜活的生活感受。写生的过程是一个反复锤炼的过程是将心和手、情和笔统一的过程。
 再说创作,我个人认为,创作是写生的纯粹化,写生是在生活中寻找创作的原力,是创作受孕的过程。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335.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340.jpg


 徐晓荔:对于写生与创作我觉得不同在于现场的感受,现场写生是当我们面对眼前的景色和物像时,不知道用古代或近现代哪种绘画方法描绘,绞尽脑汁的用笔墨表现出来的一种对物像的感受,这种感受一定不是用经验去画画,如果走到任何地域都用同一种绘画的方式,那么就失去了写生的意义。写生是有取有舍的,是通过眼睛看到的景象,转化到心里,然后再用笔墨表现出来的过程,这样的一件作品包含了画家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此人的综合性情感因素在内。在画室里创作,就是将积累的写生感受融汇、提炼到自己的画面中,尤其是对于一些地域风貌景象和最能打动自己的物像或者状态融入到创作中,使自己的画面更具有生活气息和时代气息。

 白海鸿:刚才我听了几位同事的发言,我都赞成大家的观点,对写生与创作的关系都说的很透彻并贴切,用这次发言的机会我发表一下对写生与“创作的关系”的看法,我认为写生与创作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在绘画创作的过程中二者紧密联系,谁都离不开谁,首先拿写生的方式来说写生的方式有两种不同的手段:一是以游览,感受的形式去体验和参悟,不是直接面对自然作画,通过一种“目识心记”默写记忆式的写生,之后回到案头在进行创作,写生为创作提供了大致构思,有思才有得,是一种间接的创作。二是直接把写生当作创作来画,面对景物抓住重点,进行再创作的方式,对每个物象都进行合理取舍,在笔墨上追求笔精墨妙,分别会用上画家所学的一切运笔运墨的方法,在构图上特别重视物象的开合关系,追求画面厚重或者是某种诗情画意的意境。所以我觉的写生就是创作,在绘画创作的过程中,二者缺一不可。
 
 张立:提到写生,我们每个人都有许多感受,我是一个山水画家,就来谈一下山水写生与创作的问题。中国画讲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写生是外师造化重要的途径和方法。我们古人是以目识心记的产法来观察生活,用描笔勾稿,我们可以看到黄宾虹先生的山水写生稿。现在的山水写生是五十年代以李可染、张仃、罗铭先生为代表,面对自然山水,白纸对青天以笔墨写生开始的。这种借鉴西画的写生方法,影响了新中国以来的山水画创作方法,改变了传统山水画超凡出世的艺术精神。
 山水写生有四种作用:1、印证古人,我们可以通过写生的过程,直面自然山水,休悟古人是如何在山水之间总结笔墨技法。2、提练总结笔墨。通过对生活细致的观察,将生活中精彩的部分概括总结出来,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进而形成笔墨风格。3、搜集素材。这是写生的一个重要方面,为日后的创作积累资料。4、写生也是创作。石鲁先生说好的写生就是创作,是对景创作。李可染《乐山大佛》、《略阳古城》既是写生又是好的作品。
 黄宾虹晚年变法的三大机缘月移璧、青城坐雨、瞿塘夜游,让黄宾虹对笔墨有了新的认识,促成了从白宾虹向黑宾虹的转变。陆俨少抗战胜利后由于没钱买船票坐木排东归,历时一个多月,饱览三峡山水,后来又在皖南练江边观察阳光斜照山林和富春江看云山奔洅,总结形成陆家云水的样式。由此可见,写生对一个画家的创作和风格的形成非常关键。在写生时我们首先是要有感情、有想法,通过写生理解传统,寻找自己的笔墨语言,创作出好的作品,为丰富山水画的表现方法不断努力。
 
 陈延军:写生为创作提供了素材,让我们的创作所需要的素材更加形象化,细节化,具体化,直面化。
 写生的三个途径:
 1:古人所谓的“目识心记“,他们在走进大自然中,把最打动自己心灵的东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表现出来。
2:通过摄影器材获得素材。
 3:通过观察并用绘画工具描写下来,这种方法不仅培弄了我们的观察能力,取舍能力,还有动手能力。
 写生是创作获取素材和情感打造最可靠,也是最直接的途径。
 
 释一尘:如果把创作比喻成建筑的话,那么,创作构思便是设计图稿,那写生就是筹集建材。写生得来的素材,好比由山上伐来的木材,固然大小高矮、木质要求,在砍伐当中便有所选择,把多余或无用的枝杈去掉,但它仍然非但不是建筑本体,而且在按设计要求进行加工之前,也不能直接用于建筑。应该先挑出合用的材件,按设计要求进行砍锯调度之后,才能装配于建筑的适当部位。写生素材之于创作,大概同此。
 
 黄山云:写生是中国画练习的必要手段,从写生到创作,如何才能让写生作品在创作中得到升华,如何真正理解艺术创作"从生活中来,回到生活中去",而不是"闭门造车",我们只有通过系统的训练,将中国画传统经典用到写生中去。也就是长安画派精神“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
 我们通过写生,让艺术家获得灵感、 素材、修炼技艺、汲取营养的一种方式。无论在身边,还是在大自然中,随时以敏锐的洞察力来发现美、感受美、创造美。而只有技术与创作思维相结合才能提升绘画作品的高度。时刻记住“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信条,贯穿一生。
 
 艾欣:对于创作与写生关系这个话题,让我想到了一句话:“艺术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
 我们都知道一幅好的中国画作的诞生如果仅仅依靠绘画技法是很难实现的,脱离写生闭门造车是不可取的。中国画的写生是其创作的重要基础,画家将自身融入到自然中去,通过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以写生的方式勾勒花草山石树木等物象的形体结构和状态,又因为绘画是一门视觉艺术,人的视觉是可散可拢的,如果只是简单的单纯的对照临摹大自然,那我们何不拍照。每位艺术家有不同的感知力、不同的表现能力,写生过程中的主要任务是总结体验,积累绘画素材,用笔墨把写生的物象和自然对象进行比较转化,以相同的景物作出不同的呈现。凝练语言,将心中的意象描绘在画纸之上,并进一步提升感受力以及拓展绘画视野,只有将写生与技法完美的结合才能创作出具有艺术性的中国画,创作出作更具有感染力、独特性的作品。
 总结一下就是创作必须依赖生活素材,但很少由写生稿直接成为创作的,而必须桉构思需要,删繁就简,使它化为自已理想中的形象,适应作品的整体构思才行。有共通感染力的作品,才是好的艺术作品。
 
 苗壮:今天的展览评选机制催生了一个为展览冲刺的所谓培训模式。乐观的说,对于介入绘画不久的人这是一次复合型集训,从构图到技巧甚至绘画基本的认识都会得到提升,但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有的人在入展之后消失不见,为什么?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来,这种培训突击模式没有解决绘画中人的基本问题,那就是——风格。
 而写生,时间不容你反复精雕细琢,环境不容你借鉴和安逸,它具有临场发挥的偶然性特点,这就需要一个画家必需具备比较完善绘画素养,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说到底其实就是风格问题。
 虽然这不是我们成熟画家的问题,但这却也是‘创作与写生”的问题,是一个可以完全割裂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写生的意义更多地体现在一个画家风格的形成和培养。写生与创作的边界一直模糊不清,但是只有通过写生才能够更好地为真正具有学术意义的个人化风格提供有益的养分。
 
 郑伟斌:要谈写生与创作的关系,我们先要弄清楚所谓创作是什么样的创作,是文人士夫那种意到兴发、写照心灵的绘画创作,还是国展培训班那种大制作的创作,是偏重素描关系要起稿、反复修改的创作,还是注重笔墨关系的写意绘画创作,等等。对创作的定义和追求不同,则对写生的理解和训练目标也必然不同。
 古人提出“搜妙创真”可谓是写生的真义。董其昌“以自然之蹊迳论,则画不如山水;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决不如画”将写生与创作的关系可谓总结的非常经典,但是前提条件是画家心目中所追求的是真正体现笔墨精神的中国画,而不是假借冠名的所谓中国画。
 这种写生精神的体现,以黄宾虹先生为例,他看山极其精微,深得山水之妙,比如他看夜山、看雨山,等等,我们需要学习传统的以笔墨见长的国画家对丘壑自然的观察和理解的方式方法,把中国画的写生和创作回归到天人感应的艺术系统里。
 就个人而言,对于写生的态度和方法,我觉得刚才耿齐老师总结的已经非常好,适用于大多数画家。而对当下和今后的中国画发展而言,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国画运动”中流行起来的写生潮,需要我们作出一定的反思和校正。
 
 郭禹池:一,什么是写生?
 是写生命的状态,生命鲜活的状态。
 二,写生与创作的关系?
 对我而言,对景写生就是在对景创作。
 三,当下写生存在的问题:我觉得多数写生是在描物。究其根源,连《中国大百科全书》关于“写生”词条的解释是错的!(此处不展开)
 四,写生的高度: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个对中国画人来说是高标准的要求,对山水画写生同样重要。
 “游于艺”的状态,是我向往和追求的!
 
 陈亚敏一,就我们目前的绘画能力而言,我们对笔墨的把控能力和古人相比还有一段距离,若用古人的观察记录方式,不一定能很好在画面上反映出我们想要的效果。
 二,在写生中,如实描绘我们看到的生活场景,是我们体验生活细节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
 三,写实也是有一定取舍的写实。
 四,认识自我,寻找适合自己的写生方法。


(文字整理:郭禹池)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407.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714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