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b1-0
新闻动态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新闻动态

陕西国画院主题学术日|韩勃正·画家系列作品观摩展

发布:2020-09-17  (浏览 763 人次)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538.jpg

 2020年9月17日下午陕西国画院主题学术日第三次活动在画院观摩室如期召开。学术主持人画院副院长王潇介绍了韩勃正在画院工作几年来的基本情况后,话题很快转入学术的论谈。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543.jpg


陕西国画院主题学术日

韩勃正·画家系列作品观摩展

学术主持:王潇

会场主持:武斌

时    间:2020年9月17日

地    点:陕西国画院二楼观摩室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546.jpg
王潇(副院长  一级美术师):


  第三场陕西国画院主题学术日暨韩勃正·画家系列作品观摩展现在开始。今天学术日主题是“当代人物画面临的问题”,我们一会儿给一个框架和简单的梳理,大家围绕这几个主题发言,现在先把今天的主角韩勃正介绍一下。
 韩勃正,画院的青年画家,科班出身,经过严格的学院基本功学习,导师是刘永杰老师。他的画面形式语言比较强,他对形式语言的敏感度非常高,所以在中国人物画的现代性探索方面具备了先决条件。勃正长期从事都市女性当代水墨人物画创作,画面追求鲜明的精神诉求,我们从他的画面中能感受到这种精神诉求和独特的个人审美取向,这都是通过他对人物画的形态、情绪和画面的一些抽象因素、线条、块面、色彩等获得的。他具备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将中国画表现理念和终极目标一直贯穿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他是一个有思想、有行动的画家。
  同时,他有经营和制作大画的能力,和导师刘永杰共同制作完成了国家重大题材项目创作,这对我们画院青年画家的他来说是一种机遇,是一个挑战,也是锻炼,相信他将来能投入更大的精力去进行人物画的创作实践,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专业研究和创作实践上,这是对他的一点希望。
  谈现代人物画是今天的学术主题,和韩勃正的观摩展结合起来,了解探讨一下当代中国人物画的一些问题。我大致想了一下,当代写意人物画的发展形态有几种。第一是近现代以来,徐蒋体系,注重写实,注重真实形象的塑造,我们通称为“学院派”,就是在画的过程中对现实人物的形象、精神面貌、个性特征挖掘的比较深刻。第二个是从传统文人画的优长里面吸收过来的,注重笔墨表现和绘画语言本体的表现形式,这种自然就放松了形象的刻画,尤其是人物画,尽管是表现现实的人物画,但是比较重视笔墨表现的这种方式方法,也就是文人画风格的水墨人物画。第三是全面吸收西方近现代,包括当代绘画的一种方式,这种是比较自由的表现方式,注重构成,甚至抽象,甚至诡异,完全脱离了中国传统绘画的一些要素,完全是一种自我的表现,当然也少量结合中国传统绘画和学院派的特点,叫做“表现性水墨”。
  基本上就这三个形态,完全抽象的人物画现在是没有的。
  今天围绕几个框架聊一聊当下人物画面临的六个问题:
  第一,艺术的审美取向。实际上对人物画是这样,山水花鸟画也是这样,审美取向是很重要的,决定一个画家将来的方向和风格的成立,从传统汲取儒道释的思想观念延续下来的表现方式,就是刚才所说的人物画的一种表现形式,虽然是现实主义人物画创作。如果说到了后来西方绘画的全方面介入,尤其是五四运动以后全方面从经济、文化各个领域改变了中国人的行为习惯和基本观念,包括绘画领域,所以审美取向每个人都不一样,爱好不一样,学路历程不一样,所以方向也不一样。
  第二,人物画中具体的“形”和“神”的关系问题,就是“形”、“神”的侧重问题。有的以形写神,有的是以神造型,以形写形完全写死了,是不可取的。以形写神,就是以形为重,神是在刻画过程中,最后达到自己完满的状态。以神造型又不一样,神高于形,长安画派石鲁的后期人物画创作,实际上就是把神看作更高的位置,他在没有画之前,实际上对所画对象的神已经进入大脑。这种观念和前面不一样,产生的绘画形态就是不完全被形所束缚,可能会更放松、更随意,但是目标是追求人物的神态和个人的精神表达。
 第三,生活源泉与艺术本质的问题。生活源泉与艺术本质大致大家都知道,艺术来源于生活的这么一个逻辑,实际上这是唯物主义对艺术的理解和认识,也是我们现在弘扬主旋律,是我们所主张的一种艺术规律。但是旧唯物主义对生活源泉和艺术本质是不同的理解,他认为艺术就是完全模仿。唯心主义认为是通过画家大脑以后形成了画面,完全否认艺术来源于生活,完全可以画无形象、抽象的东西,甚至不表现某一客观事物的东西,这是唯心主义,这种表现也能达到一种美。但是唯物主义认为画面的形成一定是大脑通过观察自然、对社会生活、社会意识各个因素综合下来的。每个人的认识不一样,我们也可以聊一聊,因为注重生活,艺术的成份可能会少,注重艺术本质的话有可能会对生活减弱,人物画就是对形象的减弱,最后达到抽象的线条和精神的表现。
  第四,西方文化的渗透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缺失。这个是目前不管是山水还是花鸟画都面临的,有很多人像无头苍蝇,不知道怎么画,一会儿这、一会儿那,实际上都没有,接受了西方观念的洗礼,但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挖掘不深入、有缺失,是各个层次、各个领域的缺失,大家对西方西画的东西吸收太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动动脑子,想想我们自己的画倾向于哪一方面。
  第五,传统文人画创作理念和当代前卫艺术思想对人物画概念的模糊。这么说的原因是传统文人画大家知道是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一种理念。前卫当代的艺术,在西方的自由思想表达下的人物画也是不求人物真实形象的,对具体形象都不作为重要的描述对象,主要是表达自己的自由精神和视觉体验,甚至是剥离思想感情,只要痕迹。这两种好像都模糊了人物画的概念,如果人物画没有人物形象,没有人物的叙事状态,没有人物的故事情节,也是逸笔草草的话,我们相对于花鸟画和山水画有什么区别,概念就会模糊起来,这都是我们需要探讨的问题。
  第六,中国画时代性的误区。现在画家都在追求时代性,怕人家说你的画陈旧了没有时代性,但是真正新的时代性是什么,哪一种符号、哪一种形式是现代的当代的,哪一种就过时了,就不对了,我觉得这里面存在误区,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当下,思想教育、社会体验各方面都是受当下影响,你就是画古代人物也不可能说你所画的东西是过去的,痕迹也有时代性。所以时代性的问题也需要想想。
  我大概提了六个方面,一会儿结合韩勃正的画和他的学路历程,大家共同探讨,聊一聊。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552.png

武斌(画家  三级美术师):


我们是一代画家,先后进入画院,勃正兄师从刘永杰先生,韩勃正所遇到的中国人物画方面的问题,我觉得也是中国当代人物画所面临的问题。我们这一代画家从老先生那里学到的是传统农业社会形态下,或者说大型的城乡结合社会形态下的人物画的方法,以及题材范围。传统的笔墨需要转换,这是不能回避的课题,但只转换笔墨不更新内容、不更新观念,那么画作的言说能力会很单薄。    

勃正兄的创作实践,坚持了他作为一个都市现代人对生活状态,温柔暴力、文学的,诗性的,真诚的一种审美理想画面以都市女性形象进行一种精神叙事,因为内容的更新,他在笔墨上自然不能追求苍老,厚重的笔墨效果,转而以轻柔、透明的淡墨为特征的一种笔墨转换。

  最近我给美院上当代水墨,我认为当代水墨有几个特点,第一水墨感觉,第二文学性情,第三人性形象。我觉得勃正兄的画基本有这些特点。我很喜欢刘庆和老师所使用的女性形象,就是大眼睛,溜肩的那个形象,我觉得那个形象符号特别能够表达当代都市,尤其是当代都市年轻人的精神世界和情感诉求。我问过他这种形象怎么归纳出来的,我也想用一个演员演我所有的戏,(如王家卫爱用梁朝伟,冯小刚爱用葛优)我觉得很好,但是我同时也割舍不了我在学院体系下通过朴素的写生得来的众生相,我目前两者都爱,刘庆和老师说这两个并不冲突,形象是一个符号,他的符号也不是凭空想象出的,他说可以写生,而且应该大量的写生,阅人无数,你见过无数的形象以后,你所需要的能代表你言说能力的形象会慢慢的浮现出来,我对这个回答特别满意,我觉得也应该是这样。    回过头来说勃正兄的女性形象显然也是经过符号化的,但我觉得在人物主体上的工作量不够,活不够细,当然也不是说像工笔那样的细腻,主要是深度挖掘不够,如同一个演员戏路不宽,所以影响了作品所要表达内涵的深度和广度。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555.jpg

韩勃正(画家  二级美术师):


 今天是我的个人汇报展,我拿出的小画是前年年底在一种很放松的状态下画的,我翻开速写本,看哪一张形象当时记录的比较有感觉我就顺着画,画成了就留下,画不成就撕,最后留下了不到100张。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画大画,包括去年的几个中国美协的展览,以及第六届画院双年展,1.8cm×1.8cm的尺寸到目前为止画了十几张,有两三张不是太成熟没有拿出来,我拿出来不同阶段的三个类型。
  刚才王院长已经把人物画主要研究的方向性问题说的很完整,而且很透彻。我就我的创作谈谈关于情感和题材的问题。人的感情是很丰富的,而且是大于现实的,人的感情包容量是现实题材中不足以显现出来的,为了强调自己的情绪和情感,一定要把现实的东西进行升华。我最近几年的创作关注的点已经不是只关注生活中的原貌,画画的时候我说自己很矫情,就如同要把文字组织的诗意一些才能表达我的情绪。
  对于绘画题材来讲,从徐蒋体系开始,是在生活中找素材。上一辈艺术家在大型创作中,特别是历史题材,大家更多的是用一些电影或者是电视的剧照,或者在这个里面找素材,其实影视剧是对生活相对的一个凝练和加工,但是肯定会失去一些东西,但是也会把一些东西更加集中化。我去年开始画“青春之歌”,更多素材是关照歌舞剧、话剧、芭蕾,从这个中去找纯粹感情的东西,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一句话是,电影《霸王别姬》里说什么是京戏,总结起来八个字“无声不歌、无动不舞”,把生活中所有的语言都凝练成唱腔,把所有的动作都凝练成舞步,就像一个很纯的灵魂,很纯的情绪放在那里,是很晶莹剔透的,但是不仅仅是透明、纯洁、甜的东西,又包含很多复杂情感,就像周仁回府里的秦腔唱腔,悲凉的美感和类似于歇斯底里的呼唤,最后凝结成一个很美的东西,这是我在这两年的绘画创作中比较偏向的一个创作方向。
  说到写生,2016年我到北京学习,出去一趟一个本子就画完了,逮着什么画什么,现在发现本子上面很多东西在创作过程中只能看作为是造型训练,或者作为对造型的认识训练,但是如果让我在画里面用它,我觉得用不上,太实,跟我想诗性的表达对象的感觉不搭。比如这幅《春之祭》,其中有一个形象我直接用的西画里面里维纳斯的诞生原形进行加工,我觉得动态很优美,那种美感就像跳芭蕾舞一样,是我想要的。
  我更多的创作是从这个方面入手,把我对诗词,我对歌剧,我把生活纯粹的情绪凝练出来往我的画里面融。包括新画的抗疫作品,一般来说抗疫题材的作品情绪可能是比较悲壮的,但是我还是把它按照诗性的感觉组织起来,我觉得这样画让我觉得是一种娓娓道来的很美的东西,情感是比较柔和,更符合我的情绪,这是我在近期创作的主要思路,也是一个我的情感寄托。
  关于题材,最初画都市女性题材并不是当时就很清晰,当时只是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想画一些自己喜欢的,自己有感情的人物形象。我觉得都市女性题材这是一个很神秘的对象,我很感兴趣。在画的过程中,我对这个题材也慢慢有了一些比较深刻的理解。我过去画女性是抱着怜悯的心态,以一种很柔弱、很透明、很干净的表现方法去表现女性,我现在的画里包含的情感的厚度、情感的复杂程度比过去复杂很多。随着对对象情感认识的深入,或者对情感复杂性的理解,画也在产生着一些变化,画上结构性的东西越来越硬,而且画的层次也可能比过去要丰富,这个层次更多来自于感情的厚度。
  我也面临一些问题,我一直很纠结造型和笔墨的矛盾问题,不想舍弃很优美的形象,但是又想把笔墨画的更具表现力一些,我一直在矛盾中纠结,其实是一直在忽左忽右,有时候笔能放的很开,有时候又真的想在形上表现。我把个人的创作方向和我的一些情绪摆到桌子上,听听大家的批评意见。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559.jpg

张华(副院长  副研究员):

 

 主题学术日已经第三期了,通过这个活动,的确是使我们院的整体学术气氛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这个活动一来能让我们大家坐在一起互相出出主意,提提意见,对一些艺术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谈一谈自己的感受,我觉得这都是特别有好处的事,目的是不断的把大家的眼界提高,把自己的问题找到,把水平提高。水平提高的目的就是为了出人才、出作品、出经验,从而出成果,这个成果最后还要体现到大活动的获奖上,这是很现实的事,要想提高我们院的整体知名度,必须要靠成绩的体现,当然前提是实力也在提高。
  所以大家心里要惦记几个事,比如明年建院40周年的创作,还有每年厅里面举办的活动,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从去年以来,我们全院上下努力,各项工作情况越来越好。文旅厅对我们院很支持,我看这与大家每个人的努力分不开,王院长组织了这么多的业务活动,乔院长搞党建搞的有声有色,这些东西其实点点滴滴都在影响着我们院在厅里的形象。以前为什么没有呢,可能厅里面也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所以情况就差一些。现在我们不断的有活动,不断的有呼声,包括同志们都在厅里面有发声,我们的情况会越来越好。
  具体到勃正今天的画,他自己也讲了,王院长也说了人物画面临的普遍性问题,这些问题我只想说一点,中国画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时代性,我们现在看过去的经典,无论是山水、文人画,还是我们引以为豪的长安画派,都是把握住了时代性,这个时代性过后一看形成了经典,让我们看那都是经典。作为当下的画院人我们怎么办。
  举一个例子,长安画派的“一手深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确实有极强的时代性,从传统的山水画画里空山净水,到表现劳动人民,那是长安画派开创性的,当然不只是长安画派开始的,以前也有零零星星的画家,但是长安画派的集体是以这种崭新的笔墨加内容,在内容方面,长安画派确实是做得比较完备、比较完善。我们每个人现在都得益于长安画派,尤其是我们陕西的画家,在题材上大家都已经在画劳动人民,画生产场景,与古代绘画结合起来看,我觉得都已经探索的非常好。可是这个时代还在发展,作为新的画院人怎么办,是继续坐到这还是我们把营养吸收回来,在当下信息爆炸的时代反映什么,我觉得肯定要有思考,勃正的画这方面做得比较好。
  勃正定义为都市女性人物画,其实对于题材上来讲我觉得的确是中国传统绘画的挑战,你要反映都市题材,首先环境变了,从传统山水也好、人物也好,再一个女性人物,后面还有很多裸体的形式,不一定是勃正一个人所创造的,但是作为陕西国画院来讲,我觉得从我心里支持和同意这样的创新。我们画院是一个科研和创作单位,实际上这样有益的探索都是科研的表现,创研一个创作一个研究,只有好的创作才可以支持我们丰富深厚的研究,也只有有深度的研究才能更推进我们的创作。
  所以我觉得大家一心一意追求传统笔墨、传统造型,这都没问题,因为大家都是科班毕业的,在中国画方面多年辛勤创作以后,这都没有问题,大家都做得非常棒。我也知道大家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画种、不同的审美情绪上都有各自的追求,但是无疑这种探索性的前进、探索性的创新或者叫探索性的研究必须要大力提倡,要鼓励。但是具体的方法勃正今天只说了一个芭蕾舞和戏剧,这个挺重要,跟兄弟艺术学习是非常好的办法。有一个专家说电影才是当下最伟大的艺术,这个话说的对不对暂且不论,但是我也觉得电影的艺术确实综合性非常强,有视觉,银幕实际上相当于我们的画框,它是动态视觉,我们是静态的,好多电影的场景、戏剧舞台上的场景是非常讲究的,不是随便的。从舞台美术角度也好,从造型的角度也好,从色彩的角度也好,电影学、戏剧学、舞台美术都是非常有讲究的,我看电视也有这种感觉,看着看着暂停拍一个照片,好的影视作品画面感极强。再加上影视作品里面因为要讲述故事,这里面有哲理、有人生,要在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半小时把所有的戏剧化碰撞到一起,对人的启发往往也是非常大的。这就是说过去你要走万里路做的事现在可能一个多小时就集中反映在一个很强烈的叙事性,一个哲理,或者一个审美情绪中,这都特别好。
  我们分管的陈厅长反复给大家说,也给我说要跟兄弟院团联系,汲取人家的营养,我们要看一看戏曲,我们要看一看秦腔等等,我觉得这些都没有坏处。当然还有多看书,这都是知识间接经验的来源。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05.png

乔建业(副院长  一级美术师):


 勃正是我们画院为数不多的人物画家,所以在我们画院确实是中坚力量,年龄段处在承上启下,这几年非常关键,从前面的积累慢慢到了出成绩,勃正的艺术处在即将跨过更高平台的过程,所以转型和升级非常关键。    
像刚才王院长提到人物画的徐蒋体系,实际上就是我们身边的以刘文西老师为代表的现实主义绘画,达到的高度很高,他的人物画的造型能力确实在当代的人物画家里面也找不到几个。实际上艺术分两条路,一个是走向现实主义,一个是走向表现主义,走向个人内心。现实主义美术仍承载着重要的立传歌颂的功能,全国美展都是画的这些比较重大的题材。    
  还有一种是表现主义,他们的画已经画出形式了,画出一种属于自己的形式,实际上对勃正来说他的画,我个人认为处在一个阶段,有的画很有形式,有的画又回到写实,中国人物画一个是走向现实主义,一个是走向内心,我问一下勃正你的心态是什么,你的内心往哪儿去走,你说你是画都市女性,我想如果是都市女性的话,这是一个很很现代的题材,都市女性要研究她的特点,你的画里面要挖掘这种感觉,走这种形式。再说何家英,确实是画现代女性的代表,画的也很好,造型非常强,何家英画的素描和白描确实很好。但是郭全忠老师画的乡土表现主义也很好,高度也很高,看了很有味道。    
  这几年陕西中青年在人物画的这一方面还没有形成自己独特的感受,这个问题也是一个值得去深思的问题。艺术的美有两种,一种是形象上的美,一种是笔墨的美、形式的美感。但是有一点作为人物画,刚才王院长提到东西方美术的传承问题、东方的传统问题,敦煌壁画、永乐宫壁画对人物形象的刻画等,这些都是你画画时应该深思的。所以从敦煌壁画对人物造型的理解,特别是永乐宫壁画里的人物里面也能找到很多感觉,艺术到这个年龄段,慢慢就开始找自己,找自己的性格、自己的心理状态。我在想你画的都市女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样去思考的话你的画就有深度了。        
  我觉得一个人的成功,首先在形式上要画出这个时代别人还没有画出来的形式,在形式上得到了认可,勃正去年做了一个重大题材,我觉得那个很好。为啥呢?那个题材给了一个严谨造型实践的机会,以后的画我觉得还应该再严谨地做一做。因为从严谨到变形到自我,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还要从传统里面走,一个传统、一个生活,生活不等于艺术,但艺术从生活中来,这永远是一个辩证的思维。    
 所以写生是一个艺术家永远面临的问题,从生活到艺术,从艺术到自我,这是一个轮回。我们画院现在都处在中年年龄段,处在重要的转型期,我觉得这个观摩展希望大家能探讨一下,能说一些自己的真心感受,对勃正来说也是倾听一下不同的声音,你好好反思一下,可能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能供你个人参考。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09.jpg

 郭禹池(画家  讲师):


我就王院长刚提出的六个问题,谈谈我的理解。我觉得这六个问题可能是所有画画的人都要解决的问题,也是很容易困惑的地方。
  第一个问题,审美问题,艺术审美取向决定了画家的个体面貌。以勃正的画来看,他在审美上是优美的,他刚才自己也谈到了要诗意性的表现,要表达他喜欢的东西,而都市女性这个题材目前很流行,很多人在画这个题材。这种题材很难表达出一种主题性的创作,或者很阳刚的东西,女性本身就不阳刚。对于艺术创作,我觉得每一个画家都要弄明白自己取向于什么样的审美标准。
  第二个问题,形和神的问题。人物画创作中,形和神的关系非常重要。陈传席曾说顾恺之的“传神论”是自它诞生以来的1700年中,中国画理论里永恒的经典,他相信未来“以形写神”理论还会一直延续下去。其实石鲁在六十年代提出的“以神造形”已经动摇了顾恺之的“以形写神”。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顾氏“以形写神”实现过程有唯物主义的特点在里面,而石鲁的“以神造形”就不是了,他是唯心主义观点,打破了顾恺之“以形写神”产生1700年来的传统。现在我们再思考这个问题,对创作有指导作用。也有借鉴意义。            
  第三个问题,生活源泉与艺术本质,这也是所有艺术门类、艺术家都要解决的问题。生活源泉包含了艺术最初的基因来源,以及艺术创作中所有吸收的各方面的营养成分,都是生活源泉。不能只把现实生活的现象看成只是艺术源泉,生活源泉是包含你所生活时代、你所接受的全部,这个最终产生的艺术本质,其实就是最终激发出来你表达出来的什么,你最终表达你自己的什么,艺术本质就是这个,最终还原到你,本质还是还原到人,你的人如何表达出来,在你的画中表达出来。勃正老师的画一看心是很自在的,悠游天地间的这种状态,其实这个就是表达他的一种生活体验。
  第四个问题,传统绘画与西方现代绘画的冲突问题。传统的问题和西方现代的问题,以及笔墨表现和造型之间冲突的问题,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也是我们不断的思考、不断协调的问题。
  第五个问题,当代文人画和当代前卫性自由表现,这两个是有截然的区别,文人画和当代性自由表现,我觉得有非常大的区别。可能都认为是自由的“游戏”,之间有联系,但是文人画我觉得不是完全自由表现,不是的。文人画主张写心,还是心理的那种表现,这种表现不具有那种游戏性,虽然讲究写意,讲究灵性表现,但是不具有涂鸦性。    
  第六个问题,时代性的问题。我觉得当代人不可能画民国人的画,也不可能画六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人的画,我们没有他们生活的经历,没有那个生活的土壤。所以时代性其实还在于自己,时代性就是艺术家的个性,你在这个时代表达出了你自己最独特的东西,你就完成了时代性。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13.png

蔡亚红(副研究馆员):

 

 勃正的画在淡淡的墨韵中寻求一种情绪化的诉说和表达,反映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日常情感,这也是当下许多年轻画家共同面对的。但是在绘画作品中,怎样将现实生活中自然形象的美感转化为艺术形式的美感,这也就是刚才乔院长说到的,是不是还要在该细致的地方再细致,该讲究的地方再讲究。
  勃正是画人物画的,画院有两位老先生,郭全忠老师和王有政老师都画人物画,他们一个是写意的,一个是写实的。你说是写意好还是写实好,画的好了怎么画都好,画的不好怎么画都不对。邢庆仁老师最近主编的《在长安——陕西中国画十二家》已经出版了,他邀请了一部分年轻的撰稿人为12位老先生写评论,我也参与了评论的书写和整体文字的编审工作。我想谈的是,其中有一个叫梁晓鹏的小伙子,我还不认识,就是在美博开会的时候见过一次,他给王老师写的评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我还跟好几个人说起这个小伙子。我觉得他抓住了王老师作品中的“质”,就是王老师在作品中敏锐捕捉到农村人民在朴实生活中的细腻情感。晓鹏在里面引用了王老师的回忆,王老师说他的妈妈是位农村妇女,几十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在成都工作的女儿生孩子的时候,她去帮女儿看孩子,老太太回来以后非常感慨,说那儿的人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可是娃娃一生下来的哭声和咱们老家娃娃哭的是一模一样的。这说明不管你是哪个民族,是白人还是黑人,古今中外人的情感是共通的,人性是相同的。    
  人物画家怎么样去选择自己所要表达的对象,并在这种表达中传达出自己的情感和思想,画出生命的意义。我想当一个画家在作品中充分表达了你个人的情感时,你的作品就一定是好的,一定就能打动人心。刚才勃正也说了他追求诗意,这些和他画面都是很协调的,这种淡淡的情绪,我觉得都是很好的。勃正的画延续了画院老先生一路走来的脉络,而且还更多地把自己放到了画面里,这也是年轻人和老画家不完全相同的地方,因为老画家们毕竟受时代的限制,更多的可能要去表现主题性。有传承,也有发展,这样也就有了新时代的气息。
  说到时代气息,我想说画没有新和旧的问题,只有好和坏的问题,我们现在看古代的优秀作品,没有觉得老旧了,我们依然会被打动。最后祝愿勃正越画越好。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17.jpg

白海红(画家  三级美术师):


 我和勃正是一块儿到画院的,经常一块儿去参加活动,关于画的方面聊的特别多。勃正兄有自己一套独特的对画的认识和理解,还有他理论的支持。咱们对都市女性的理解是阴柔、美丽、憧憬、单纯。但是我觉得勃正兄其实不是这样,我感觉他应该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审视都市女性,在他的画里面感受到了女性的彷徨、伤感和忧郁。他画的和平常所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有着自己对于都市女性的不一样的认识。再一个,我觉得勃正兄画面的设计感特别强,包括笔墨的设计和造型的设计,画面风格和笔墨问题,我觉得和别人不一样,与他独特的理论结合是分不开的。
 我提点建议,我觉得设计感再强一些,再单纯一些,让视觉冲击力更冲击一些。人物画其实最难画的是年轻女性和小孩儿,勃正这么多年一直从事画都市女性,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勇气。至于说以后他怎么发展,我觉得勃正兄他在每个阶段都应该知道自己的问题,并且很清楚。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21.jpg

江天(画家  三级美术师):

    

 勃正在我看来是个有胆识的画家,有胆这是无可非议,已经确认的。但是有没有识,识到什么程度,还要再打一个问号。为什么说他有胆,作为一个绘画艺术家,他从最初选题的时候,就确定画人物画,这就是一个非常胆大的行为。因为我们每天自己就是一个人物,每天一睁眼就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物,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怎么把这些形形色色的演员画的能够感动人,这就是一个非常高的难度,所以这也是我评价他有胆的原因。
  还有一个胆是什么呢?他的画起步就是用高度概括来表达,是用极度简练的线条来表现女性的这种形式感的作品,这也是大胆的。他的起步非常高,快10年来他一直在这样画,今天的作品,比之前有所进步,但是总体来说画面还是缺少一种撩拨人的东西。勃正是硕士毕业的,画人物画的,他的造型基础在美院经过训练,画素描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他在现在的画面中,包括脸部、手部、脚部,乔院长也说了,有一些关键的点虚化了,是否主观刻意的表达,这是我在思考的问题。
  还有画面让我感觉到,有一些小画很好,能感觉到很安静,今天这些画看到的感受就是这些,我也就说这些,希望跟勃正共同学习。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24.jpg

张立(画家  三级美术师):


 勃正是一个很喜欢读书的人,所以在绘画理论方面有他自己的一套很扎实很完整的体系,这个理论体系在支撑着他的绘画。他的画选取了都市女性作为自己的表现主体,但是他又没有将都市女性完全放到一个现实的生活场景当中来表现,他把她们抽离出来,完全放置到自己设定的一个艺术的环境当中,来表现自己对画面的理解和对画面的设计,所以他的画面有他自己特别的形式美感。
  这么多年我跟勃正在绘画方面探讨的比较多,而且比较深入。在勃正的画里能给人清晰的感受到,他把青年女性在当下都市生活的这种迷茫、困惑,从自己的笔下表现出来,表现她们的喜怒哀乐、精神风貌,很具有当下青年一代画家面对于生活的态度,对待艺术的态度。所以我很看好勃正,而且相信经过他的努力,画会越来越好。
  我给勃正的一点建议,在这个基础上能全力以赴再探索,把画面的形式感再能够强化一下,可能会更好一些。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27.jpg

       徐晓荔(画家  三级美术师):


  来画院七八年,跟韩老师之前接触的比较少,真正接触就是去年我们去日本的时候,我个人觉得韩老师是一个大局观特别强的人,而且他是会为了集体利益牺牲个人利益的一个人。韩老师为人豪爽,不拘小节,我个人觉得他的性格跟他的画是很契合的。他的画面很少表现人物的细节,更注重的是表达人物的情感,韩老师的作品我感觉有几个特别大的闪光点。

  第一,他的作品中对人物的表现,不仅有造型的功底,而且有笔墨表达,有种凸显个人绘画情感的注入。

  第二,他的作品构成形式打破了以往传统的人物画构图形式和当代绘画审美观念。

  第三,他的绘画技巧不被造型所束缚,有时候是以线造型,有时候是以色造型,形随笔而显得灵活而丰富。

  韩老师画的大部分都是一个个游走在都市里的女子,有的或柔弱、或无助、或迷离、或坦然、或从容,都是表现这些女子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我觉得每一个女子表现的安安静静,没有浮躁、没有忧愁,或许这就是韩老师的所思所想所认知的都市女性,也是我感受他绘画的灵魂所在,这是我喜欢他作品的最大原因。韩老师的画是想表达诗性,与现实稍微脱离的,所以我觉得应该用这种比较诗意的语言来描述他的画面。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31.jpg

黄菲(画家  三级美术师):


  今天看了韩老师的画,自己整理了一下,我不知道能不能说清楚。
  第一,韩老师身上值得肯定和学习的地方,是他对自己的艺术观念很坚定。我觉得能够长时间坚持一个题材和一种表现方式,并且在里面不断寻找变化,是需要勇气和自信的。而且处在他这个位置,可能会有很多人给他提出不同的意见,他能够坚定的一直走到现在这个程度,而且能从中看见很多发展和变化,我觉得这个是很厉害的地方,也是我值得学习的地方。当然画面具体也有很多优势,在这就不一一举例。
 第二,我想就我今天看到韩老师的拿出来的画来说,我觉得有下面几个观后感:
  一是我感觉韩老师画面的人物和背景是可以分开的,我觉得他的人物是非动态的一个形象在那儿,画面很大一部分的气氛营造和他画面所要表达出来的情绪和情感,背景起了很大的作用。不仅从背景的黑白画面形式感的营造来看,背景有山有水有花的题材来看,以及抽象语言中特别是线条的律动感来看,都呈现出来的一种情绪上的那种波动。固定的人物形态和背景动态化对比形成了一个画面比较明显的形式,如果单纯的只是看人物的话,可能人物的表现力会降低一些。这就在绘画中经常能碰到的问题,如何将人物个体的表现力更加的突出。我感觉韩老师画面上的人物有了某些倾向,例如人物形象和人物的笔墨形态,呈现出了单个重复的群体化的倾向,每一个人虽然动作不一样,但是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一样的,每一个人物上面用笔的线条都出现排序感和重复感,但是这个重复感和秩序感的倾向不是特别的明显,如果把这个放大的话,更提炼的抽象语言是不是会有更现代、更形式,更纯粹的东西出现。
  二是我个人认为好的人物画“远观其势,静观其质”,所谓从形体来说,我觉得能够抓我眼球的就是人物的细节,细节就是质的体现。通过看到的细节和质感让这个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能读懂画者在说什么,这一点也比较重要。除了具体的人物形象,提炼抽象语言来说,什么样的人物形象和形态能够去表现自己的情感共鸣,这也是需要思考和把控的。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35.jpg

郑伟斌(助理研究员):


  我觉得以上各位同志的发言当中,我认为江天的发言质量是最高的。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觉得咱们这些人把画院要撑起来,王院长策划学术活动看似规模不大,但是很具体,非常重要,有很多事情是靠很具体的一点一滴的事情,慢慢的时间拉长以后才做成的。我觉得学术主题刚才大家都讲了,外面也有很多好的评价,大家都意识到重要性了,就直接开门见山,有一些批评讲的非常好,我觉得他的思考说的入木三分。说的越直接,其实对朋友越真诚,对艺术本身也是越真诚的。
 下面进行我的发言,我认为韩勃正是我们陕西画坛,特别是在青年画家群体当中,以创新见长的一位实力派的青年画家。特别是从西安美术学院以刘文西先生为代表的这一种现实主义,这样一个大的创作团体背景下能走出来的,他不管在我们画院、在美院,包括整个陕西画坛,首先他的这种创新探索和独立的意识,我觉得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的画在各种展览当中,你看一个角落、看一个局部,就知道这是韩勃正的画,这个效果达到了。    
  刚才他的很多优点大家都有描述和赞扬,我觉得从我的角度出发,如果说是一篇论文有个题目的话,我的题目就是“论韩勃正人物画中人物的缺失”。我觉得韩勃正人物画里面没有人物,为什么这样说呢?这么多画看过去,与那种刻画现实形象拉开距离的,这些都形成了他的一种特点,他的长处是在率先建立他个人的语言系统,他的画语言和形象都自成一个体系,但是这个系统还不是像田黎明那样,人家的体系很圆满,不好去击破。韩勃正的画面系统可攻可破的地方还非常多,
  为什么这个系统里面可攻可破的地方多呢?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他的都市青年女性,没有形成一个特有的一种有意味的笔墨,有文化内涵的形式感和有精神指向的符号,这几个方面他没有达到。我举个例子,大家看比较好的作品,比如徐渭的画风是很放逸,他的画里面几个松树下、石台上潦潦草草七八笔一个人物就完了,但是那个跟他的画风一样,松下高士那种放逸、旷达、超脱,那种人格境界胸怀一下子就扑面而来,这就是徐渭笔下的人物。他虽然不是刻意去画一个人,但是你翻过他所有的画面之后,他的不同画中出现的人物,整体上就形成了特有的一种人物。像齐白石,他用的大篆书笔所画的钟馗,还有老头子读书,趴在桌上逗孙子玩等等,我们看完以后形成了一个特有的齐白石人物的那种特有的质感。
  包括我们看当代艺术和油画,方力钧或者张晓刚,他们虽然画面非常多,但是提炼成了方力钧或者张晓刚特有的人物,就是怎么去抽象变形或者特殊处理脸部,他用这种东西形成了一种我刚才所讲的,一种有意味的笔墨、有文化内涵的质感和有精神指向的符号。这几个要素加起来就构成了,这是张晓刚的人物,这是方力钧的人物,这是齐白石的人物,这是徐渭的人物,这些人物要么表达出了古代文人士大夫超脱、高旷的人格,要么是闲逸的情怀,要么是对文化大革命和对当代文化的批判和关怀意识等等。这些背后的精神力量,艺术的这些文化力量,就是通过他们的人物表现的。韩勃正的人物如果朝这个方面去努力,提炼出当代都市女性那种特有的在精神上、物质生活上的那种徘徊、迷茫、自由、追求独立,又难免孤独、寂寞的迷茫感的这个时代特有的一种精神,韩勃正的系统就很完满、很坚钢,无懈可击,那才是我们所期望的一种效果。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39.jpg

耿齐(画家  一级美术师):


 我简单说一下,我列了几条。我看原来勃正画的都是立式美女,就是站着的比较多一些,近两年我觉得勃正画的群像为主,原来是以单个的人物形象,现在是群体人物、组织人物为主,显示了他技术性的全面化。
  我认为人物、山水、花鸟这三个题材,每个题材有它的必要根本。像人物画最大的根本是人物的造型,如果人物造型这一关没有到位的话,我觉得是一个最大的欠缺。山水最重要的我认为是一个境界问题,而不是简单的笔墨或者基本的构图、方法、构思,这些都是次要的。花鸟最重要的是人格化。这三个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
  刚才发言中说到现实中的自然美和艺术形式的美之间的转化,勃正画的确实挺美,人物形象在现实中应该很漂亮。刚才发言中讲到现实的美、自然的美,与艺术的美是有区别的,艺术的美肯定是现实的美经过提炼和艺术加工的,无论画山水花鸟还是人物,这一点都是我们应该注意的,至少我自己觉得这句话很重要,所以我第一个先说出这句话。
 我觉得勃正的画面里面有几种矛盾需要他再思考一下。
 第一,追求现实的丰富性和追求人物的典型性,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追求人物现实中的丰富性和人物形象的多样性,势必会减弱人物的典型性。反过来说,针对人物的典型性和经典性,势必会减少人物个性的表达,这是一个不可缺的矛盾,大师也会有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画人物都会遇到这个困难。何家英画一个中学女学生或者画一个大学生,他最大的优点是把这个东西画到成为一种经典性,像安格尔的《泉》一样的,能把人物的经典性和人物的现实性特征结合的比较完美,我觉得何家英算是在现代人物画家里面,这一点做的比较到位的一个。        
  第二,追求线条的表现力和追求线条的结构感,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纯用线条画,表现线条的能力,你就追求线条的生命力,追求线条的表现力,追求线条的风格化。如果你用线来表现体积、表现结构、表现丰富的造型观念,又和突出线条不一样了。就像咱们现在的人物造型体系和原来的陈洪绶那一代的时候不一样,和任伯年他们不一样,任伯年和陈洪绶他们是纯线造型。现在给了线条很多空间,是以线条表现结构还是以线条表现它的生命力,专门表现线条,线条就要有它的装饰化,不纯粹是结构了。如果你追求结构的话,线条就不能装饰化,这是一个必须明确的东西。你要追求装饰,人物形象、造型的线条都是装饰化,画面全是装饰化。你要追求结构,就严格的按照结构来进行,按西方的造型体系来进行,结构就是结构。脚的形态、脸的形态、体积、形象肯定和单独用线条是不一样的。当然现在也有很多用线条的,比如宁夏的周一新,包括周京新也是这类的,还有单独画白描的那些人,装饰的也挺好,他们把人物形象和线条纯装饰化,追求线条的独特性。你要追求体积化,绝对跟这个是不一样的,这两个不好协调。这是一个必须明确的问题,我是追求装饰化的东西还是追求体积化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像勃正有的时候他是脸是一种表现方法,但是手和脚,手指头和脚指头又有一种形式,我觉得这个必须明确化。画人物这一点是应该分析清楚的。
  总体来说,勃正的画面是在统一中找变化,近现代画家大部分都是在变化中找统一,一张画面先追求变化,先追求矛盾,再追求统一,近些年很多画家画面都是在统一中找轻微的变化。我觉得勃正可以把画面上的矛盾再给自己增加多一点,多一些的矛盾。为什么裙子都是竖的呢?裙子也可以飘动啊,还可以有各种变化的线条扭转,我觉得增加画面的矛盾会给画面上增加更多的看点。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44.jpg

白霜亮(画家  二级美术师):


  今天是以研讨人物画为主,人物画当前的情况我觉得不好讲,这个题目太大了。我概括说一下,过去古代也没有人物画这一说,这是后来人有的只画人物,就变成了人物画,如果只画花鸟,就变成了花鸟。过去的、近现代的包括当代的大艺术家无所不能,因为不管是山水还是花鸟、还是人物,还是人物生活的东西,对一个大艺术家来说就是一个载体,任何东西都把他呈现了。就像我常说的,你要是科班出身一定有造型能力,你一定会构图,山水需要构图,也有造型,花鸟也有造型,也要构图,也要颜色,也要探索水墨,人物画更是这样。所以有感觉的艺术家有这种能力,任何一个载体都可以呈现出。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比如我们的老院长方济众先生,他的花鸟画的多好,山水也画的多好,里面的点景人物,好多山水画家都把这作为经典能直接用上。我的先生陈国勇老师,画里的梅花鹿就是直接从里面用来的。我举一些实例,像石鲁先生,又画人物,又画山水,还画花鸟,都画的很好,这就是一个大艺术家,有感觉的时候任何东西都能成就他。    

 现在提到当代的人物画现象,我觉得有一个现象,就像过去很多人临摹敦煌壁画一样,什么流行我就画什么,什么好我就学,全国人在那里画敦煌壁画,画出来以后你不落款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画的,往往看这类画的时候都要看一下落款。我对中国画目前的现状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像王子武先生,我看了他的山水画,我是画山水的人我觉得人家比我们还画的好,花鸟也画的好,你在那个高度上的时候什么都能画的好,不在那个高度什么都画的不好。刚才发言中也说到,好画不存在创新不创新,画好了什么时候看都好,画的不好,很快就会发现难看的很。过去古代的好画到现在我们看还很好。

  这是我把国画目前在我心中的大概印象简单谈一下,我再谈谈韩勃正的画,刚才大家把优点都说了,形式感很强,又有创新,画的很淡雅。说到淡雅,我总考虑这个问题,人为什么老把淡和雅联系起来了,石鲁画的黑乎乎的就不雅吗?其实是格调的问题。韩勃正的长处大家有目共睹,如果非要提几点意见的话,刚才说到江天讲的好,其实我跟江天的看法是一致的。伟斌也说到人物画没有人物,造型不是你把他的脸画的很圆就是造型,中国画的造型和我们要求的素描造型是两回事情。中国人的造型和笔墨是完美结合在一起的,造型不好就会涉及到笔墨弱,实际上韩勃正笔墨不弱,就是造型没有出来。

  另外我们是官办画院,都是科班出身,对自己要求还是要严一些好,我们不去模仿全国流行什么画法就去学什么。在每个省里,大画家就那么几个,都是不去学流行的画家,比如说在广东的王子武先生,我们院里面就出了这么多的大画家,比如郭全忠老师、崔振宽老师、张振学学老师,西安美院也有很多典型的代表,比如刘文西老师等等,都是一些大先生。所以我们的眼界应该再开阔一些,你感觉到你向全国在学习的时候,你感觉你眼界开阔了,实际上你缩小了,缩小到那个范围里。身边有更高的山,你把他绕过去了,你看那个停留层人多的很。所以在向全国学习流行画法的时候,可能会得到一点小成就,但也可能实际上你把大的东西丢了。不学流行的千篇一律的这种画法,我觉得还是应该向大师学习,陕西国画院是出作品、出学问、出人才的地方,肯定也应该是出大家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48.jpg

王潇(副院长 一级美术师):

 

  大家都说了一圈,我听的很认真,大家都谈的很具体也很真,都是对咱们陕西国画院每一个画家的高要求,我们是想奔着最高的艺术成就去努力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这样的,所以大家是发自内心的提出对画家的要求,观点的表达都比较真。方方面面我看都说到了,我个人对勃正的画也是有看法的。首先他的优点大家都说到了,形式感强,有个人诗性的一种追求和表达,不是完全来自于生活,形象也不完全追求真实,画面也打破了生活的常规,进行主观的构成和塑造。他敢于去营造画面,创造画面,这是勃正的优点,这个优点将来有可能会创造出来更好的东西。
  他的问题,勃正画面上的不和谐因素太多,首先是造型问题,大家也都看到了,造型为什么不和谐?我们就说这一张画,你看他的手脸脚和马的头,你说他画的是一种完全的形式语言,但造型体系又是写实的,画的是写实性人物画,如果这张画是完全诗意表达,完全是律动的线条组成的话,就像李孝萱老师一样,他的马头可以画的很小。人的头你也画的很小的话,和马是一个规律的话,这个画面也是和谐的。但是你的人是真实的、具体的、写实的造型体系,而马头明显是很小的,是你个人的处理,这些在画面里面就显得不协调,这是从严格造型来说的是不和谐的。如果完全是按照那种我刚才说的你追求变形,人物也变形,现在你的人物又没有变形,比例上还是按真实人物去画的,这时候人的头相对比较规范,画面里的不和谐因素是比较多的。这些造型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你自己心里的矛盾没有规整,你到底是画变形的还是画写实的,写实的我相信你是能画准的,如果要变形都变形,画面里面不要产生这种不和谐因素。
  另外你画面表现出一个明显的感觉是“薄”。薄气是表现语言上的问题,不厚重,中国人的审美习惯是需要厚重的,不管是画美女,画面效果单线也厚重,不是涂了重色就是厚重。现在的画面给人感觉是薄,薄表现在哪些方面呢?一是画面处理,处理线条的问题,你的信手画的笔太多了,其实我们画画的每一笔都应该是自己在使笔,而不让笔使咱们,要能控制住这些笔该到哪儿,现在画面里有浮笔,就是大家刚才说的有点粗糙的感觉。实际上如果你要按照你的形式规律,完全是一种画面的设计形式的话,不是不可以,你追求画面安静,但是这可能会有影响,这也是画面里一个不和谐因素,不安静,不优美。你说美丽的女性有一些忧伤的感觉,这是一种精神,情绪方面的,这是可以的,但线条上的表现好像不太符合。
  再一个是舞台形式,现在说到形式,你的画面上有舞台形式,这也是你刚才说的你的追求。其实舞台艺术是从生活中来的,是高度概括的一种艺术形式,如果再到画面上的话,这个艺术形式就相对简单化了。实际上形式和情感是两个对比,形式感越强,情感越弱,感动人的成分越少,感动人的主要是生活的东西,生活性,生活原型、生活形态的东西容易感动人。你到舞台上有做作、有假、有装饰,任何人都不喜欢太过于装饰的、太过于正规的,规律性太强的,都一目了然,视觉效果好,但是能从内心感动打动人的,长期欣赏的这种兴趣明显减弱,这是一对矛盾。作为勃正他选取艺术语言的极度形式化,是他可能喜欢这方面,喜欢形式感,但是这个形式感,这种设计感太强了,如果过了,这肯定又影响画面的耐读性和生命力。实际上一张画的生命力来自于感情感动,并不是一些符号,西方传过来的一些符号性的东西,那是一种创造性,一种代表,那只有一没有二,只有你自己创造一个符号,就像刚才说的当代的方力钧那些,他只有一个符号,就是在那个时候出来了,代表了他的精神诉求。
  我们严肃的说,勃正既然喜欢这个形式感,这种诗性的语言,这种个人的符号。但是勃正画的这些女性形象符号化了,这是他一开始的追求决定的,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勃正完全去寻找一种精神符号,但这种精神符号是你自己从人类里面、女性里面挖掘的比较深刻的,包括她的眼神、脸型、形态非常经典的东西,勃正向这方面努力的话,有可能站住脚。要不然你什么都想有,最后还是不行。我也是希望他听到大家的意见后,自己再规正一下,将来会有更高的成就。


微信图片_20201104125652.png

韩勃正(画家  二级美术师):

 

 我把大家感谢一下,大家说的很真诚,有很多点确实我也是纠结了很长时间,我刚到画院办了一个观摩展,那时候邢老师就说,唯美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其实我从那个时候,就有很多矛盾,一直游离在现实性的和表现性的中间,这个矛盾其实这么多年没有解决,只不过在题材上或者在画面的形式上,比过去更自由一些,但其实本质性的东西还是矛盾的。这个画一挂出来,大家还是很清晰地看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很坚定的想法,是现实主义,还是把笔墨放开,把造型朝变形的方向去做,到现在还是有点矛盾,我想可能是情感的认知还不够深厚,再就是还有一定的顾虑,魄力不够大。也许只有坚定的想一头,舍掉一头,才能在那一头走的更远。但是到现在我还是在平衡,想着能不能有一个相对平衡两头都有的方法。这可能也是我的个性所致,我可能还会再矛盾很久,我希望我能在这矛盾中找到一条新路。不同以往的艺术观点的路。

  感谢大家很多的提议,也感谢大家的鼓励,我争取在今后的创作中有更好的作品呈现,感谢。



韩勃正作品欣赏




文字编辑整理:蔡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