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学术研究

浅谈中国画变革之路

来源:陕西国画院  作者:王潇  发布:2013-04-11  (浏览 13324 人次)

    在20世纪初,中国画进入现代社会以来,就开始了它漫长的、步履艰难的变革过程。致使这一大变革的深层原因是国人的“后殖民主义”心态。伴随封建社会的封闭状态被打破以后,在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落后于西方的自卑心理作用下,开始怀疑煌煌文明的本民族文化,直至全盘否定。这种变革的势态在社会各个领域展开,包括文学和戏剧。在中国画方面,激进的先贤者们提出变革的具体方向和措施,同时为了号召和加强变革者的决心,把尖锐的矛头对准传统中国画,进行猛烈攻击。这种做法一方面符合新生事物发展规律,否定或部分否定旧事物。另一方面由于对传统中国画没有全面、清晰、深刻的认识,在这个过程中连精华和糟粕一同抛弃。这就为以后变革的顺利进行埋下了暗礁。这个时期变革者的首领们号召艺术家打破僵死的、扼杀人性、毫无生气和创造活力的传统中国画程式,用西方写实主义手法描绘现实生活。从理论到实践身体力行的首推徐悲鸿。不论怎么说,徐悲鸿将素描体系引入中国画表现领域的探索成果直接推动了中国画从传统形态到现代形态的进程,使过去贵族的高雅艺术能面向普通大众。其中人物画在这种审美取向下成绩最为显著,蒋兆和的《流民图》是其典型产物。以后的百年人物画主流发展方向基本没有偏离“面向现实”这条轨迹。当然,从这个起点开始的现代中国画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道路应该说是艰难、一波三折、九曲迂回。先贤仁士通过对传统中国文化反刍并和西方文化进行比对,从绘画本体价值学和形态学发展规律提出不同见解,挽狂澜于既倒,拉住了社会学影响绘画发展的步伐。但在20世纪80年代及以后这种受西方现代艺术影响的“激进派”更是引发了艺术思潮,“穷途末路”“笔墨等于零”等言论相继激怒了“传统派”维护其学术阵地的心理底线,争论持续多年。在这种理论界各擅胜场的语境下,另一条中国画创作之路也变得错综复杂,面目繁多,派别林立。先不说繁荣还是繁芜,起码随着改革开放,百家争鸣、自由创作的宽松环境使中国画从传统到现代健康发展变得有了可能。
    通过以上对近现代中国画发展状况的粗浅勾勒,我们在努力寻求中国画出路。社会转型使社会各个领域发生巨大变化,也使得中国画从传统到现代转型成为必然。因为它符合艺术是反映现实生活的一种社会意识形态,也符合艺术本体形态发展规律。变,是铁定的道理。石涛说过,“笔墨当随时代”是也。如何“随”是我们在思考的问题,那么,时代特征是怎样的?目前中国画时代特征又呈现什么状况的呢?简要说科技技术和经济生活趋向“全球化”,文化艺术相互渗透、融合,主要受西方艺术观念影响较大。至于传统和现代形态的中国画如何理解和界定,一般说来,从五四运动到现在这个时期的中国画都具有现代意义,也都不同程度的反映了现代社会意识形态和人文情怀。从这一点来说,转型是自然的,不自觉的。但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中国画是区别于传统中国画的一种样式,是从形态学上界定。随着西方现代艺术学派的介入,中国画的现代形态呈现以构成为主要特征,墨块、色块对比强烈,用笔脱离传统法则,强调视觉冲击力,追求变形、夸张、抽象等不和谐因素,体现观念、梦幻、刺激等极端个人行为。作品人为因素多,弃功而求机巧,笔墨表现有时脱离描绘主体,它并不代表具体的人和物而直接为视觉样式服务,这种抽象性增强了画面的神秘、离奇、诡怪。从某种程度上这种不可知性调动人们的审美感官,心理想象和心理活动变得宽阔,扩展了审美领域。相对于现代形态,传统形态的中国画就显得守旧,虽然也具有个性的、现代的笔墨符号,但还是基本延续了传统中国画的程式和精神指向,特点为平实、朴素、和谐、典雅。笔墨语言本身有严格的操作规范和理想追求,需要画者有多方面的功夫修炼,所作图式具有明显的中国文化特质。这就是中国画走向现代的两种形态特征。
    事实上,在这漫长而艰难的变革道路上,创新者以不同的途径使中国画迈向现代。一种是以时代背景为依托进行自然转变。这种转变不是形态样式上特意求新,而是时代精神状态和个人情感的自然呈现;一种是以西方现代艺术经验为参照,借鉴传统中国画以外的艺术品种,强化放大现代社会特征和现代人性异化,较多放弃和背叛传统为代价,寻求原创式来表现现代心灵;还有一种是“以复古为革新”从传统绘画本源上求索,在不丧失民族性和尊重中国画艺术规律的基础上进行适度变革。这种变革的样式不属于现代形态的中国画,但却有时代特征。作品有非常和谐的古典风韵,注重笔墨,但又不显得陈旧。
    总之,从久远历史文脉的不断嬗变看,中国画依然前景广远。随着国力的强盛,国人文化思想性格特点及儒、释、道文化的审美延续,在新时代一定会表现出既不同于古代又区别于西方的具有中国民族文化种姓的艺术风貌。它不会“穷途末路”变为“废纸”,也不会被世界艺术“同化”。对此,我们应有信心将中国画的滚滚车轮在当代的轨道上推前一步,这是艺术家共同努力的方向,是一项整体工程,不是一人一时可毕其功。